OnPoint by Keith Ng

5

复杂关系 (Relationship Status: It’s Complicated) - 2

不难理解,学生要强化了讯息来动员人群,但他们努力把语气淡化下来,显示出他们也理解讯息可造成的一些问题。
这份民族主义的演示表明了他们要优先认同自己的中国国民身份;不只在任何对新西兰的情感之上,而是在更广泛的西方关注之上。没有更强的方式去说:「我不是你的一份子」。更重要的是,推广这种民族主义,令集会变得无谓了。他们的信息是:「我们不关心你所关心的(西藏/人权),但我们希望你关心我们所关心的(中国的威信/领土完整)」。他们不关心世界其他地方的,又如何能期望其他人关心中国呢?

他们缺乏自我意识,这是一个事实:中国民族主义完全只关于中国的福祉。

你要怎说现代美国和法国的虚伪也可,但最少他们对民族的想法,以及表达的方式,跟自由和民主的概念联系在一起;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身份则充满着平均主义。而中国的民族主义就完全只顾中国。这当然使得西方关注和怀疑中国的民族主义,而面对人权的挑战时,被中国民族主义包围着的,只能确认那些怀疑。

但现在是西方重新看看中国民族主义的时候。答案非常明显:它是实实在在的。传媒报导示威由中国政府支持或主办的声闻,令事件增添了公信力,这意味着:一)中国政府有足够的控制权,可在一星期内动员600名在惠灵顿和3000名在奥克兰的学生,及;二)中国的民族主义在某程度上是人工制成的,仅存在于政府的指令下。
是的,中国的民族主义是通过学校积极推动的,但每一个民族主义的产生,取决于选择性和自觉性的历史复述,而中国没有什么不同。它教授的历史,叙述中国从前是一伟大的权力,在腐败和内战中被削弱,受到一系列当权殖民国家的屈辱和征服:这叙述以孙中山先生开始,绘画现代中国的一个以加强及保护祖国,远离内部腐败和分裂,以及外国势力干涉的大计划。

这些都不是想像出来的历史怨气-有部分仍是犹新的记忆,而怨气的影响已传接过几代人了。更重要的是,现在这成为了个人关注的事。它是仍以西方文化为主导的世界里赋予力量的来源,也可让中国人了解他们作为强大、正崛起的中国的一部份,在世界上的地位。当越来越多中国人出来融入世界,正如这些国际学生,这事便更重要了。他们虽然年轻,但受过教育并有国际化的体验。他们也是一组平常不会涉及公众示威的人,因此,有这么多人现身支持,就显示他们对此事有多关注。

要求西藏独立,必须先看这方面的历史背景。除了很大机会激起中国民族分裂主义,还有象征的意义是,会把中国的发展大计划推回去旧地。失去西藏是重新分裂及削弱中国,并推而广之,是拒绝中国在过去一个世纪所取得的非凡但昂贵的进展。这正正就是他们这么不高兴的原因。

所以,结论是丑陋和务实的:推动西藏独立是要激起中国的民族主义,这将只会导致任何在西藏实行文化自治的希望被扼杀了。

但同时间,中国-尤其是海外中国留学生-需要深思熟虑,到底他们想如何与西方从事。在一些像上周的集会中唯一发放了的讯息是:「我们很不高兴」。这某程度上可以改变一些行动,但并不能改变人们的意见。可能抒发了他们的不满使这些学生的感觉好一点,但作为中国对外的桥梁,华侨学生应该向往更好的。

(This is a Chinese version of the original post below.)

5 responses to this post

Post your response…

Please sign in using your Public Address credentials…

Login

You may also create an account or retrieve your password.